张承志|陶醉的鸭儿看

halal
halal
halal
279
文章
2
评论
2017年11月20日16:48:48
评论
5,235 2382字阅读7分56秒
张承志|陶醉的鸭儿看

那一年在新疆,和一个维族朋友聊到了十二木卡姆。我说,我在一篇叫《音乐履历》的散文里,流露了这个意思,我的直觉是:那时的汗国王妃不可能搞什么音乐运动。十二木卡姆,一定是那时流行的十二套苏菲颂词!……
她奇怪地望着我说:“您走火入魔了吧?”
连他们也没有留意么?我沉吟许久,捉摸着分寸。开个玩笑比较好懂:这可是个学术发现哟。
刚靠近小城的边缘,空气里的浪漫就如阵阵热浪,扑打着我的面颊。我被领上铺满蓝红石榴花地毯的炕上的时候,鼻子先饱吸了地毯上烤馕的焦香。我靠着墙,敞开的窗扇如一排门户,混合着纯氧的无花果的气息,徐徐不绝地涌入。
终于等来了白髯的老者。在这瓜果鲜花和舞蹈之乡,你须知白髯老者的重要。他们是第一因素;他们不到,什么都不会开始——奶茶不会斟上,馕不会掰开,抓饭上那块令人馋涎欲滴的羊肉,没人把它切碎。
——这是馋鬼的思路。不会开始的,是歌子吗还是舞蹈呢?总之就像堆满地毯一动不动的食物,缺了白髯老者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整个场子,是安静的。
老人倾身对我,听着我的问候,微笑着握住了我的手。这非同小可,场子里顿时眼神流盼。满眼看见的都是信任,这真让人兴奋。
那等待的歌,还有旋转的舞,随之开始了。我仅仅停了一小会儿,我只犹豫了一个刹那,就明白了要紧的不是会不会,而是参加不参加。于是我加入了圈子,不会唱就跟上和声,不会跳就随着旋转。
哦,或许那一天真有冥冥的指引。我居然以一个白丁的本能,踩到了最准的步点。和声很容易学:俩、音、呼、哈格、嗨咿。至于旋转么,就是想象自己变成了自由的鸟儿,展开双臂,盘旋,享受。我在心在意地体会,有滋有味地旋转,而那时的屋子里,歌和舞,都已经燃烧起来了。
俩,俩,别再摆架子。白髯老者的赞许,是我无敌的通行证。你们,朋友,无论是诗人或是财主,不管是打馕的还是烤肉的,俩,在我面前已经不能骄傲。音,我们是朋友。我们歌唱,尽情舞蹈,音,在圈子里人人平等一致。

张承志|陶醉的鸭儿看

看过央视举办的民歌大奖赛么?传说的所谓刀郎,和我讲的差不多。那些评委不过是附庸风雅、皇帝新衣。因为在场外是看不懂的,谁若想听见和看到,就非要进到圈子里。
旋转的涡心有一股吸力,它是无法抗御的。身陷其中人只想拼命地唱,只想快乐地跳,只想加入幸福的陶醉。当你浸入了一种巨大的亲近、当你幻觉到大同与和平、当你攀住了那根绳子的时候,你也会控制不住,只顾大声地喊,迷恋地跳——呼、呼!
这座小城在史书上被写得五颜六色。亚儿岗、鸭儿看、叶尔羌,都是它的名字。岗、看、羌都是-kend 音译,表示“地方”;至于亚儿、鸭儿、叶尔,众说纷纭,我喜欢把它译为 yar ,情人。这个词儿在甘青两省用得也多,一般写成“亚热”,意思是自己人。
若依我大胆的诠释,小城的名字就是“情人国”。
——为什么它叫做yarkend?因为在那里,专门聚会歌颂爱情。音,人们似乎以此为业,于是他们被外界称做情人。难怪如此!音——哈格!
我必须二次绷起面孔告诉你,我没说那小城一天到晚乏味地谈情说爱,像我们的电视一样。你要留神,情人这个词儿,完全不像小说的解释。爱恋的对象,是差强人意的生活,是含义奇妙的命运,是纯洁无暇的理想,是庄严巡回的未来。爱一个人,哪怕你爱到歇斯底里,爱疯了爱傻了也不会达到那种境界,不会与人唱和、与人共舞,一起陶醉在一个圈子上。
懂了吗?
我和你一样。过多的拘谨教育,使得我最初总想反抗。但是那一波波的和声,那逐渐强烈的声浪直接撞击着心,我强忍,但忍不住,一头栽进了吸引的漩涡。一位阿皮兹在圈子中心领唱,他注视着我,眼里泪水渐渐盈满。我全神贯注,又灵魂出窍,仿佛我在盯着另一个我。圈子不住旋转,大家挽紧臂膀,步点愈踏愈整齐。在旋转中,好像想哭,但唯有唱,幸福正从头顶泻下,嗓音融入磁性的节奏。俩——音!不愿停下,只想旋转。呼——哈格!我盼一生一世就这样唱、跳、陶醉下去。嗨咿——yar!
白髯老者抬起手来。
一切突然停止。和声,步点,节奏和吸力,美好的歌唱,都突然消失了。那个阿皮兹扑倒在地毯上,嚎啕大哭!
我的泪水也涌上眼眶。
——以上被我记录的,是我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参加过的一次……我说它是木卡姆。

张承志|陶醉的鸭儿看

说来很有意思,离开那次体验的时间愈久,我对它的体会就愈深。是的,该试着做一次小结了:木卡姆,它应该由称作阿皮兹(harfiz)的领诵人唱出的成套赞词、与之应和的众人的成套赞辞、手鼓之类乐器的伴奏、以及循回不休的圈舞组成。——就像安达卢西亚弗拉门戈的核心不是卖钱的舞而是嘶哑的歌一样,它的核心是赞辞,是分部成套、章节层出、反复吁叹的、无数穆斯林对唯一创造者的爱。
请设想一个三千人参加的大圈子:要唱遍十二种成套的颂辞,除了大广场无法跳那么大的圈舞——显然,那种大规模的“木卡姆”,唯有国家的支持才能实践。叶尔羌汗国提供了这样的支持,于是便有了所谓“木卡姆是国王妃子阿曼尼莎汗的创作”,这一比喻说法的来源。
不消说学术的繁缛,无法用一篇树叶般短小的散文讲清。我多次想起那个维族朋友。在察觉到我的立论的较真后,她似乎已悄悄采用了我的“学说”。但我要强调我的方法论是参加一次才写一句,不知她会不会接受。本来我用这样的散文写上一连串的木卡姆论,奈何此刻银河隔断,俩,我只能叶上描花,勾勒一笔筋络。
——我如一个孤独的亚热,遥遥地眺望,但难能再近一寸。但恰恰因此,在痛苦中我看见了新疆的底蕴。它是一个文明的炼金炉;任谁进入腹中,它都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人在其中陶醉,艺术熨慰了痛苦,又去迎送生活。携着的歌和舞,戏弄着学者和艺术家——这就是新疆,它的秘密。
至于小城,它只是一处地点而已。在它的各种称呼里,我喜欢“鸭儿看”这三个汉字,它们简直凑成了一种神秘的表示。为什么呢?“鸭儿”在看着,好像有一点陶醉的意思,不是吗?
(词语浅释:俩,不。音,是。呼,他。哈格,真理。嗨咿,永恒。均为阿拉伯语。)

于2007-5-31写成
再2010-3-17改定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halal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11月20日16:48:48
苏力凡诗一首《重逢2020忠孝节》 散文诗词

苏力凡诗一首《重逢2020忠孝节》

古有伊圣顺主命 为取主喜举意真 拿绳绑刀赴约行 父母心疼泪秉忍 童子九岁向前冲 嘻嘻哈哈没戒心 恶魔教唆不放松 手拿石头射贼怂 从此独眼至世尽 父子情深母更亲 祈哭流泪感天应 主赐大恩与古圣 天仙作证...
名家名作|张承志:2020新年致贺 散文诗词

名家名作|张承志:2020新年致贺

ربنا آتنا فى الدنيا حسنة  主宰啊,给予吧! 今天就给我们改善吧! 年年大坂 “大坂,在探险家A·斯坦因爵士的地图上写为Daban或Dawan。几乎中亚和蒙古的一切语言中都有这...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