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张承志:2020新年致贺

avatar
avatar
halal
7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月1日14:25:23 评论 1,392 811字阅读2分42秒

名家名作|张承志:2020新年致贺

ربنا آتنا فى الدنيا حسنة 

主宰啊,给予吧! 今天就给我们改善吧!

年年大坂

“大坂,在探险家A·斯坦因爵士的地图上写为Daban或Dawan。几乎中亚和蒙古的一切语言中都有这个语汇。已经很难判定它究竟是一个古老的汉语借词,还是一个汉语对某种民族语的谐声切意的译写。谁都知道,大坂是指翻越一道山脉的高高山口,是道路的顶点。”(《大坂》)

——这是我在多少年前,第一次提及的大坂。偶尔翻阅一下,觉出一股说不清的陌生。是什么呢?他和我有很大不同。那是一个年轻的自己,感受和思想尚在桎梏。下意识中,有种把“学术”当成原则的什么,带着一丝酸气。

前年夏天,在祁连山里为散文集《三十三年行半步》写编后记时,整天眼望着大坂,当然就把大坂当了题目:

“早在1980年第一次从北疆翻越天山抵达吐鲁番,我就发觉熟知的蒙语“大坂”(daban),含义不同寻常。

那以后难数半生曾度的穷山险坂。

爬着上坡却似下山的滚石,直到追忆时才发现,那时真是脚上甲马,命定不由自己。

三十三年转瞬过去,如毛泽东诗云:弹指一挥间。惟有偶尔来到祁连,从山脉腹地四面环顾,我才意识到:真的,不管自己愿意与否,我早已是这片大陆承负责任的儿子。人心感受的“险”远非海拔崎岖所能比拟,脚上泥泞,心事潮涌,如今我尝到了“大坂”一词的滋味。”

——接着写过的几行,却仿佛是为今天刚刚写的:

“而此刻不同。此刻大幕初揭,如正在抵达一座大坂的前麓。

新知刚汲起一桶,丰满才稍露风貌。面对大坂时,问题对作者和读者都是一样的:先是人可知义,再是人能学否。”

蒙古-哈萨克牧民视野里的大坂——你瞧,话语拮据时分我总是朝插队时代学来的语言求救——真是耐人寻味!

对于不想屈服、珍视自己生命的尊严的人来说,不仅会遭遇爬不过去就是失败的大坂,而且在忍受着无望日子的冲淘中,常感觉每度新年,都像过一道大坂。

那么,我们就怀着望着一道大坂的心情,送别屈伸不能的旧岁,迎来车轮流水的新年。

张承志

于 2020年前夜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20年1月1日14:25:23
  • 转载注明:https://www.xahalal.org/284.html
散文|你为什么会变得忧愁 散文

散文|你为什么会变得忧愁

  原作:沙迪·苏莱曼(Shady Alsuleiman)  翻译:至清 مَنْ عَمِلَ صَالِحًا مِّن ذَكَرٍ أَوْ أُنثَى وَهُوَ مُؤْمِ...
张承志|普埃布拉的圣诞节 散文

张承志|普埃布拉的圣诞节

1. 如回忆,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因为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在墨西哥这样的天主教国家里,圣诞节期间没有任何地方上班或营业,外国人,都各自须寻各自门,找个地方照顾自己,度过这段时间。 挑选了普埃布拉几乎...
散文|张承志:离别西海固 散文

散文|张承志:离别西海固

一 那时已经完全凭预感为生。虽然,最后的时刻是在兰州和在银川;但是预感早已降临,我早在那场泼天而下的大雪中就明白了,我预感到了这种离别。 你完全不同于往昔的任何一次。你不是乌珠穆沁,也不是仅仅系着我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