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秋|读张立地仿元曲集:白云出岫仿元曲

halal
halal
halal
284
文章
2
评论
2018年5月26日11:51:11
评论
5,640 3015字阅读10分3秒
李鸿秋|读张立地仿元曲集:白云出岫仿元曲

读罢立地先生的仿元曲集,我不由赞一句:“真能写!”

沉甸甸的一本,洋洋洒洒数百首曲作,视野开阔,题材丰富,山川人物、节令风俗、园林花鸟、市井景色、亲朋酬酢……,一切都逃不过立地先生的法眼,而且有些曲作的题材很是独特:婚姻一张纸、传爱基金、精神病者语、做梦、小掌柜、蝇蛹书画座谈会、德蕾莎修女等等。最想不到的是追悼迈克尔·杰克逊《殿前欢·写在迈克尔·杰克逊英逝时》:“陨巨星 ,太空舞步成旧影,时尚艺坛忆蜃影。颠狂孤清,‘梦幻岛’中梦;傲时空,毁誉漫品评。人生黑白,黑白人生。”隔着千山万水,竟有异国陌生人用古老的元曲洒泪焚奠,小杰含笑九泉了!

元曲之所以能与唐诗宋词并肩,其赢人之处,首先是语言更为丰富活泼。语言这东西,三教九流,五花八门,荤素冰烫,酸甜苦辣,极难驾驭,连老写家也是“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长叹力有不逮。立地先生的语言却很好,并且有好几套语言,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拿捏得很到家。在他的曲作中,像《折桂令·夜游闹市戏作》之类市井街头人物场景,就使用色彩浓重、声音嘈杂的动态语言;像《折桂令·老屋聚》之类描写故乡亲友聚饮,就使用家长里短味道的乡言俚语来再现质朴真诚的邻里亲情。《拨不断·春姑娘》:“草芽新,桐絮扬,轻燕剪柳趁风忙。小雀跳枝八音啭,雏鸭戏水涟漪长;旖旎春姑娘。”当然是派遣清新、活泼、跳动的语言来表达春天的靓丽和人们的喜悦。我特别欣赏这首《庆东原·???》:“盅儿(原为乾坤)大,乾坤(原为盅儿)小,酒逢知己千杯少。一匹(只)蜜蜂,几头(个)老虎,万古愁销。不喝又喝了,没(说)醉却(就)醉了。”寥寥35字,语言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却把苍天之下碌碌小民的杯酌之乐干净利落、行云流水般地描写出来!大羹至淡,真水无香,正是这极淡极淡的语言,我们才闻到了酒味,听到了酒令,更感悟到了乾坤与酒盅的辩证、醒与醉搏击、贫困与通达的扯淡……什么是天籁?这就是!

诗言志。做为诗歌的一种,元曲起源于民间,具有强烈的老百姓式的喜怒爱憎,胸臆直抒,所谓“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苏轼《前赤壁赋》),王磐的《朝天子·咏喇叭》、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是其代表。立地先生长期受传统文化熏陶,很有些子儒家臭脾气,敢犯颜直谏,在单位上班时就与领导抗声而言,坚持独立见解到底。如今垂垂老矣,在这本集子里憋不住又写了不少思想性强的东西——“赞盛世太平,叹文治武功,思民重君轻”(《人月圆·观国庆大阅兵》)、“知民本,薄利禄,享太平”(《四块玉·友寿》)、“事清廉,安清贫,正气在身拏青云”(《山坡羊·梦悟》),殷殷提醒人们,民为邦本,民重君轻,也就是习主席再三告诫的“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要想拏青云、享太平,跳出“载舟覆舟”的执政宿命怪圈,就必须事清廉,安清贫,管住自己的手、嘴、屁股,永远当人民的仆人!

立地先生有一首《醉中天·某书画座谈会》:“聚一堆人精,凑几个白丁,坐如蝇蛹闹如蜂,扯淡论‘英雄’。市场红黄蓝紫,一阵旋儿风。笔墨泛滥文人腥。”对无耻文人不说二话,直接抽鞭子!

立地先生还有一首奇特的曲作《节节高·无题(读报有感)》:“肚皮说话,指甲开花;隔水渡河,谁个先发?双下巴,一枝花,泥疙瘩——笑他个欠欠答答(平安小康人家)!”这取材于咸阳街头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喃喃独白,合辙押韵,句句夸张却又前言不搭后语,令众人发笑。但仔细品嚼,觉得花中努刺,笑里飘刀,是在讽喻那些大大小小异想天开、争先恐后的攫取者:这帮正人君子自己不守规矩,鲜廉寡耻居然还能笑话别人!我忽然想起伟大的果戈里在《钦差大臣》中那句著名的台词:“你们在笑?笑你们自己吧!”立地先生也许没有料到此曲会有如此之阅读效果,它的社会作用竟这般地振聋发聩,余音袅袅……
文学作品里是需要有“我”的,不管“实”我,还是“虚”我,有了“我”,就真实,就有嚼头,就好看。立地先生经常在作品里“菱花自照”,不顾美丑,以真面示人。且看,《折桂令·自问》:“此何物如是翩跹,折腾日月,自号‘无闲’。看你读也十百,思也万千,才却二三!期灿烂欲往何处,凭孤寂知音谁边?拍遍栏杆,到头来只恐形锁骨立,惟存胆肝。”立地先生斋号“无闲居”,他端的无闲,终日在里面耕作文学艺术,劲头十足,哪怕衣带渐宽,那怕眼高手低。再看,《小桃红·无题》:“半生拼得米五斗,折腰麻杆瘦;伤情蹉跎搔白首。冰冷酒,孤灯夜读谁为友?空吟黄花,梦醒心抖。来去一片舟。”曾为五斗米折腰,曾为七情六欲而怀抱凄凉,回首,已是昨日黄花;而今,奔七的人,正向着人生的彼岸而去……这是颓废?警醒?由读者下判断吧!再看《驻马听·谢聘》:“诗朋酒友,看林泉云天尽头。乐而忘忧,笑官场小子封侯。漫言他肥马轻裘,休提那锦带吴钩。老倔头,醉唱鹤戾一声秋!”意思更不用多说,“游戏人生貂换酒,笑傲王侯骂当歌”,满满的自我!

诗有诗人,词有词人,那么元曲就应该有曲人。立地先生就是一个曲人。他对元曲下功夫很深,积淀很厚,于是就有了对元曲的见解——仿元曲。立地先生认为,世间万物都在不停地变,变则生,不变则死,用改革派诗人刘禹锡的话说,叫做“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元曲本身就是随朝代更迭而变出来的新鲜诗歌品种,如今,在新思维新事物应接不暇而传统事物却纷纷式微状况下,元曲这个曾经光芒万丈的大众文学要想健康生存,就不能再孤芳自赏地抱缺守残了。那么怎么变?立地先生认为,元曲最束缚人的是它的形式——平仄、韵脚、句式之类,这些外在的框框架袈极大地阻碍了感情的顺畅而完美的表达。当好的构思、好的词语随着激情喷薄欲出的时候,却要去考虑声调平仄和不和之类的问题,“险觅天应闷,狂搜海亦枯”(唐卢延让《苦吟》),左顾右盼,顾此失彼,挼挼弄弄,都“熟溏”了,还有多少曲味?真让人沮丧!因此,立地先生提出了 “仿元曲”主张,对元曲进行一些改良,让元曲更好写一些。那么既然是仿,就意味着两点:一、非原模原样,二、却有模有样。具体做法有两条:一、一切围绕“词由心发、曲因情成”而定夺;二、以普通话四声定平仄、贴对仗,其它不屑。这样,作出的元曲,既最大程度地保持了天籁,又不失朗朗上口之美,虚实兼照,神形两融,岂不妙哉!这些理论见解,立地先生有《我写‘仿元曲’》文章专门论述,此处不赘。

立地先生的客厅里悬挂着一个“和而不同”的四字横幅,是老画家西丁写的。这韵味别具的四个字表达了立地先生真实的事物观、处世观。那么我就来“不同”一下,提两条反对意见。一、仿元曲观点中的“韵脚平仄通押”,我就不认可。首先,中国人习惯了诗歌的平声收韵,你现在来个仄声收韵,声调一下子塌下去了,多泄气!其次,“食色性也”,平声收韵也是“性也”,一种中国人诗歌朗诵时最乐意接受的潜意识的声调“性也”,要适应这样健康的天性。二、这本集子里佳作不少,但也有些“稗子”,读起来不顺溜,绊嘴。例子不举。这是没有痛下决心去“仿”的缘故,没有好好地“变”,不敢离经叛道。对于根深蒂固的东西,矫枉是要过正的。

和立地先生交往几十年,相知甚深,话轻话重,都不在乎。他交游广,阅历广,兴趣广,从多方汲取养料来滋润文艺创作,于治印、书法、诗歌、摄影诸方面成就甚多,又能下棋、打拳、搓麻将、讲笑话、吃豪酒,菜也烧得不赖。不打招呼临时到他家喝酒,他也临时下厨房,嘴里和你聊着,手下嘭嘭嘭一阵小鼓捣,三五个菜便旋儿风般摆上桌。喝,聊,猜拳,酒酣耳热之际,文思泉涌,他仰面击节,悲歌呜呜……
立地先生还能再出几本集子。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halal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5月26日11:51:11
苏力凡诗一首《重逢2020忠孝节》 散文诗词

苏力凡诗一首《重逢2020忠孝节》

古有伊圣顺主命 为取主喜举意真 拿绳绑刀赴约行 父母心疼泪秉忍 童子九岁向前冲 嘻嘻哈哈没戒心 恶魔教唆不放松 手拿石头射贼怂 从此独眼至世尽 父子情深母更亲 祈哭流泪感天应 主赐大恩与古圣 天仙作证...
名家名作|张承志:2020新年致贺 散文诗词

名家名作|张承志:2020新年致贺

ربنا آتنا فى الدنيا حسنة  主宰啊,给予吧! 今天就给我们改善吧! 年年大坂 “大坂,在探险家A·斯坦因爵士的地图上写为Daban或Dawan。几乎中亚和蒙古的一切语言中都有这...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