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空白的世界——回族书法家丁培兴的艺术人生

halal
halal
halal
282
文章
2
评论
2018年10月10日03:45:07
评论
3,584 9230字阅读30分46秒
漫步在空白的世界——回族书法家丁培兴的艺术人生

眼前雪野茫茫,一片清净。他笔像迷途的小鹿疾驰,再疾驰,一会儿左旋,一会儿右旋,由近到远。千万里路若无人之境,世象凡音如风扫落叶被笔赶去。此时小屋若在雪峰之巅,周围若宇宙般的真谧,一切绚丽显然失色。一会儿他笔翩然飘舞,如燕疾掠,一条黑线瞬间在空白处闪、跃、撩、绕,他匆忙着,再无我的心界中。像孩童钟爱自己的玩意,万般的情仿佛是假的,万般的味无存于心,红尘风华不能与这种现实相比。他专心致志,全心全意,他天真烂漫,神在驰骋,笔在飞动,小屋似广漠大野般的辽阔,似深山幽谷般的清宓,而这银光灿灿的原野,茫无边际之外还是茫无边际。
中国的文字属哲学生命体,“书道”演绎着宇宙秩序的和谐。只有真气运行,势态才鲜活生动,每一根线条都是一个有机的生命元素。他的笔向着空白之处,向远……
他的笔若一只鹰姿意游環与白云之间。他神思飞扬,笔随意动,那空白之处依然是空白之处。他笔若飓风疾流,这是为了排遣一种平俗。他的笔跃入上空,猛然一个竖笔若鹞子入林,这是直线般的庄重,而不是一种刻意求工。他笔锋时而若蜿蜒溪流,虚笔就像蜻蜓点水,却不拖泥带水,他求得好而争取求美。空中有物,物玄无定,“视乎冥冥,听乎无声,冥冥之中,独见晓焉,无声之中,独闻和焉。故深之有深,而能物焉”。他仿佛为庄周的所云牵动,常常游笔走神,每写完一幅仍不近意,他扔进废纸堆里。何苦如此呢?他像身不由已,洁白的纸铺在桌上,何时能达“心远地自偏”(陶渊明语)。一张废纸是心里的不足,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态。是书不能达到这些要素。他翻开古人的书贴相比,自己仅得到的是书,而不是法。想成为书法家的意念不可成家。“有意求工而不工,无意求工而自工。有意整齐与有意变化皆是一方死法。”(清王澍《论书剩语》)。
……
其始兴也,若俯若仰,若来若往,雍容惆长,不可为象。自己的习作若有这种艺术效果方可为美。
其少进也,若翱若行,若竦若倾,兀动赴度,指顾应声。前人的笔下确实是一片风光。
罗衣从风,长袖交横,骆驿飞散,飒擖①合并。
怀素、二王、张旭…...才能到达这种艺术境界。
“鶣  票鸟 (音piao)燕居②,拉 才沓 ( 音  ta)鹄惊③,绰约闲靡,机迅体轻,资绝化之妙态,怀悫素之洁清。修仪操以显志兮,独驰思乎杳冥。”若谈到这些,自己只是皮毛上的功力。
在山峨峨,在水汤汤。与志迁化,容不虚生。(东汉傅毅《舞赋》)如此讲来,自己还没入门,古人还是典范!
气若浮云,志若秋霜,观者增吧,诸工莫当……他神思飘游到此,感到自己分明是在玩弄文字,再蹉跎岁月。进步最根本的法则出自真诚。书道笔在真气运行,为“我”赋形,心无真境而手无笔法。因此上小屋是孤寂的,而丁培兴先生是沉静的。
笔锋一转带去了十几个春秋,世事不断在迁变,只有自己笔锋没有变化。

丁培兴先生故乡在河南省孟州市桑坡村,1945年(在黄河绝口)时期为避战乱,他父母亲来到陇东。
1950年的一天,丁培兴出生在泾河岸边南山的土房里。
童年上学的时期,面临浪潮滚滚的大跃进。社会主义建设风行火烈。树皮剥光了,野菜亦难寻找。浮肿病不断蔓延,学生失学现象严重。当时饥寒相伴他读完小学。
1966年他小学毕业,考入平凉四中。
新的环境,新的希望寄托在这所校园里,他学习不说前茅,只要不落后就行。他上学的路上心在向着未来时飘时落。将来献身于什么事业为好呢?军人!仕途!不。作家、音乐家。不!无论哪个事业学识是很重要的。
晴天如洗,碧得新鲜,没有白云,红日,没有夏天的焱景。山沟往天那淡淡的土雾退去,景物十分清晰。
一个青年低着头慢慢地走在街上,他走一截转过身向后怅望。然后转过身向前慢走。腿像历经数月的行程步若无力。看他的身材中等个儿,长得端庄。看他的体质,并不枯弱,眼睛里泛动着机敏。身上并没有什么沉重之物,书包却压得心里沉沉,他朝前走一截,依旧转过身,校园的清新渐渐地远了,杨柳依依不像顺风拂动,碧情吐露仿佛染绿了他的心。是一副景色托着他的身体,还是校园留下什么忘记带走的东西缠绵在心中。他无法解释,他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脑海里的纷至沓来。校园是走向明天的出路,那乳香还畅流在血管里。他越走离学校越远,他聚集所有的精力无法排遣那份别情。不该留的已经去了,该留的已记在心上。离家不远了,他回身眺望,这片园地若一面镜子,是梳理自身的依照,再转过身,校园已模糊不清,一步一步走得很慢。时间像光速般的飞逝,校园的岁月已无回转,只有记忆存在。他一步比一步走得艰难,仿佛沉疴拖着身体。今天的路为啥比当年忍饥挨饿难走?马上回到家门了,他慢慢地转过身,望着走过的路,是这条路送走了我的一去难返。   今天,一个人的青春年华该从这条路上如何度过呢……
他对我说,1967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当时社会秩序比较混乱,学生停课参与热潮,他中学没有毕业就停学了。对自己的前程来讲,是不好的转折。漫步在空白的世界——回族书法家丁培兴的艺术人生

他每口饭像咽得费劲,为什么人要四处奔波!他慢嚼着像没有烂熟的肉丝。他脑海里没有杂物,只有循环着感情的血液,情相依居终归一散。他筷子夹着饭毫无掩饰的露出食而无欲,临别的情爱太纯洁了,纯洁得很柔,为什么如此呢?他难以回答自己。此时,他若幼年在母亲的怀里,若重归于童年的苦难中去采撷童贞的烂漫。那种余香缠绵着天真纯粹。岁月既是复返人生的往昔,我的感情能化为肥沃的土地吗?能作为雨露般的滋润么? 家里大小都为他送行,他若无其事。其实,难别好别人总要走的,他心里不停的思索。人为了生活不能安居。他很想多留一会儿,心里激流散过如涓涓小溪,泣诉他十多年来的成长。他站起来整理着行包,一分钟相当珍贵。他脚步似乎难动一步,走到行包前又放下手来,成就不了大业,又成全不了一个家庭,人类生存在百般的曲折中,在一生的情牵梦萦,不了之情终为了。
他抬头望了一眼远山近土,山崖在红日下突出了黄斑的干涸。春色随风无情缘,雨虽云过无恋意。江河向有水的方向奔腾,该流的地方没有流意。这大概是我自作多情吧!

四面被山环抱,山像青纱遮掩,如绿云飘动。黄土高原在这儿没有裸体,没有干枯。山的中间像一个巨大的盆,盆景就是人景。这儿有水长流,显得盆景风光秀丽。他在河边徜徉,望着远处的山峦,土黄色的雾未损于兰州一片蔚蓝,而内在的气韵流动着一个年轻的名字,兰州!他顺便坐在树荫下,思绪往返。丝绸之路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五﹒四”以来新文化交汇,使这里崭新湛兰。他面前黄河水平缓的流淌。山脉牵动着他遥远的视线,渡过泾水,才发现黄河的源远流长。他站起来沿着河岸,觉得步履一直在轻举妄动。站在什么地方是一个高度,走在何处是如意的行程!
夜色突出了玄幽,制服了日来的喧嚣,只有自己存在仿佛。他读完一封家书,躺在床上。如何回复才好呢?他的心像云飘然不定,像秋天的细雨淅淅沥沥,这条线为什么不能斩断而且魂牵情系,身边的工友也多是远乡而来,他们的心情如何呢?他坐起来往着窗外,一片幽黑。他拉着了灯,握着笔,千言万语从何说起呢?他又躺了来。先让心安静一下,明天再写,他熄了灯。幽暗中不知是平凉在他眼前,还是他身在平凉。苍凉枯竭是那么清晰,那块黄土像一首纯真甜美的童曲。也像自己曾睡过的摇篮。哪里有自己常居的土屋,有父母无限的呵护,有小伙伴那天真无邪的情趣······那些时光若一条甜蜜的河流······倘若人生常如童年,何必有酸甜苦辣······
这是70年代的一个寒夜。

新的生活造就了一个新的开端。丁培兴从头开始,8小时之外在书本上度过。书法、绘画落笔一推敲不能满意就成了废纸,又握起笔从头开始,不觉近十年的业余时光从笔端逝去。
当时,他在“七﹒二一”工业大学学习。一打三反运动如热风吹遍全国。兰州也搞得风风火火。不久,墙上,房码头上,到处写着“批林要批孔,斩草要除根”的巨幅标语,口号声形成热流,学生也跟上搞宣传活动。
社会在矛盾中不断变化,昨天肯定的事今天被否定,昨天否定的事今天被肯定。他走在街上,看着巨幅标语就像从历史中走来,谁也无法阻挡一个时代的洪流。他低着头,步履蹒跚,转到东方红广场见工农兵在一块开批斗大会。便转过身,心想,这个环境无法学习了,刚刚熟悉的热土而要作别,他浏览了五泉山和北塔山。

1976年他从兰州调往陇东虹光厂(军工)。
工作如何让别人去评议。他下班后,就拿起书,没完没了,拿起笔没远没近,读到大海,心里越加幽静,读上高山在慢慢探寻着顶峰的路。他默默自修完北京函授大学《逻辑与语言》本科全部课程。进入学海才能检测出自己的浮浅。读书不当饭吃,越读人越消廋,然而只有文化是人类文明的主线。德的来源就是道意。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说的有些直露。古今中外没有不读书而成就大业者。丁培兴先生读书没有获得财富、地位的两全其美。他像草木田苗那样无声无息的成长,他如此又自修完兰州大学新闻刊授学院“新闻系”全部课程,以优异成绩毕业。
80年代初,他在虹光厂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省内外一些刊物上常出现他的小说、散文、诗歌,报纸上常见他的新闻报道。他曾任中国《电子报》特约记者,《甘肃日报》、《甘肃工人报》······特约通讯员。
任何事物是比较性的发展。丁培兴先生坐在桌前,一边是自己的作品,一边是行家的作品,他眼睛从同一个字的多家手法推敲,自己的作品藏锋力度不够。反锋缺少流畅。不能有机地结合。他坐着丝毫不动,若罗丹的塑雕。一会儿两只手活动一下。读完名家的文章一声长吁,他再看一看自己作品,不能上大雅之堂。但对书法的钟爱不能舍弃,笔扬扫去隆冬的寒流,春暖花开。笔落带来了秋高气爽。他桌上山呼海啸,乌云滚滚,风卷林海,刀剑翻飞。
爧如羿射九日落,
矫如君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
摆如江海凝清光。(杜甫)
一会儿纸上千姿百态,他眼前江海波澜起伏,一会儿如溪水涓涓……
清晨当繁星复来的时候,他在小院或者无人之处,心中杂念荡然无存。他气沉丹田,扫堂腿,旋风脚,如蛟龙翻江捣海,落地时身轻如燕,柔是白蛇出洞。猛似螳螂捕蝉。他心里只有一气,寒流滚滚,他却满头是汗,他拳脚飞动之势,若风卷雪花。
那里像书生的样子。
星期天或节假日,他拿起笛子,一会儿欢快,一会悲凉,你的心顺着节奏起伏。音乐是文化的一种表达方式,是感情的激放奔流,并非为乐而乐。他把人生百味淋漓尽致地表达在音乐节奏中。空中有物,物外有声。和音散发着玄音,总让人回味宇宙数系无穷变幻的乐理。
他常常奏完一曲,独自思忖,万物喜怒愁哀千变万化。节奏旋律无穷无尽,若悟乐理之高妙,能收到“中庸、净化”的实际效果,乐之大理影响了仲尼,规范了他的生活秩序。使他一生爱敬音乐,留下了“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论语》,而他重视音乐。“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胃武,尽美也,未尽善也。”《语论八侑》篇。
我和先生谈到音乐,他说:“乐理从形而论给人增添悦意,从情境谈起是严肃的。他打着手势,神情庄重地说:”你体验过吗?一个有思想的人,听到熟悉的歌声,马上会自重起来,神思归如旋律中,心情沉入到意境中。我说你在这方面情有独钟。你是怎样认识乐理的。
他说:“音乐是数学智慧与哲学智慧融合的艺术,它的美学成份很高,研究乐理不能背离于哲理。应该说是宇宙秩序的和谐之声。”所以经典歌曲能震撼人心。
音乐凭七个数字的玄音能表现出生活中千万种思想感情,催人进步。因此上,丁培兴先生草书的“律动之美”,是书法艺术的特色。漫步在空白的世界——回族书法家丁培兴的艺术人生

云南玉溪,流水清净,林木葱郁,莺燕对歌。景色绮丽。此时山花烂漫,绿意盎然。丁培兴先生一行三人所到之处,父老亲乡,喜迎欢送,他向朋友们说明来意,一千、两千、有人随意捐献,他没有别的赠物以示纪念,他挥笔寄情,留下书法作品,表示谢意。高原明珠滇池。天下奇观石林,离玉溪不远应当一游。旅游可增添艺术的活力,观山水之象,成书法之势。时正“非碘”流行,不需要他多留。他们原计划到汉中,成都等地顺便再募些捐,由于路上检查严细,他们只好乘车回归。从昆明到成都,整个列车上连乘务员和乘客十六个人,途中车上一位乘客不知是“非碘”,还是其它的病,到一个站上要抬下去,他们一行三人也要等待封闭检查。车停着等结果。他腹中饥渴,吃喝不能寻找,但愿安然无恙,他想着也犯起愁来,当做“非碘”处理这就麻烦了。他又一转念,这是国家的政治任务,为了他人的健康,应当如此。但自己身负的事怎么处理。这时,车上正在消毒,饥饿难忍不是英雄所为的。时间一分、二分如一个钟头,他等待着,好长时间车上那个病人经检查是患重感,之后才准发车放行。他和乘务人员联系,才买了些食品随身带着,边走边吃。
睡不能眠,疲倦不堪,他腹内又不舒服。干啥不是顺手牵羊。坐下屁股酸疼,躺下不能解饥渴。高处的走向是登攀,必定要付出。世间一切利于人类文明的事业不是纸上谈兵。今年9月份教室要投入使用,钱还没有来源。他转眼望了窗外,还是一片漆黑。他看了同行的一位文友,似睡非睡,闭目打盹,他侧身躺在座位上。“非碘”时期,本不能出门。他又翻身起来,窗外灯光点点,他心里排除不净那来来往往。和新疆方面联系能不能搞些钱,孟县桑坡的亲友再捐献些,汉中、西安再、援助些……计划资金不能到位,工程怎么进展……他醒了醒神,尽量做到暂时不能考虑。他不能抑制心情的波动。
宗教的风俗由人来定,大多数同胞浮动在其中,形式不可决定性质。人类的进步是思想在不断提升。我们的精神要放光芒,校园生活是必经之路。他身上觉得轻松,饥饿不是那么刁难,到处都有无形的力量。车朝前风驰,他的心也在飞奔……
2010年至2013期间,他应聘担任平凉中阿学校校长。
当说到学校情况,他说这里面的事就和自己的事一样。在建校期间多方筹集100多万元,这是捐献者对文化教育的深层认识,爱的奉献。发展文化教育事业是人生的职责,不是我个人成绩。

他心里空旷,若无一切。肃静若深空的安谧。他一步比一步走得轻健。八十多个春秋竟那么简单苍白,人就像天空的浮云。他心里满积着那堆崭新的黄土,没有一丝空间。路好像遥远,又好像近在眼前,母亲!我能想到你和父亲是怎样从河南漂泊到这儿!他环顾四野,残破的黄土地一片焦黑,眼前崭新的土丘安然坐落在相邻的茔间。此时,眼前只有父母亲熟悉的身影。是走几步停下来,缓一会儿在朝前走。是身体瘦如干枯的黄土。在上世纪50年代……
坟地是寂静的,他情若流水却不能静止。难忘的岁月犹在昨天,母亲!不是你叫我和哥哥到北塬、南山常寻野菜……忽而他的往事返来。1960年是我上二年级时候,听人说没饭吃不如早死了好,怎样弄死呢,都说吃了苦杏仁可以死。那一天我回到家,肚子饿得实在难忍,痛苦中一气之下吃了家里些杏仁,跑到坟地,不知不觉昏迷了过去……
后来,才知道你和二哥找到我。这件事对你的精神创伤很大。不觉你带着那份伤痕远去,母亲!当时那饿罪我受不了,一切不能怪你!……
他上完坟,脚像被绳索捆着,寸步难移,这时母亲脸上挂着汗珠,提着篮子,弯下腰,挖了一株苦苦菜,轻轻抖了几下土,小心翼翼地放进篮子,然后用袖子重重地擦了一把汗。忽而被灶烟熏得泪流满面,母亲的呻吟回响在耳边。一股山风吹来,眼前空空荡荡,时光将远古的一切化为一瞬间。世俗必然是虚拟的世界。他絮乱的心思代取了辛酸。母亲!你不是暑天的骄阳,而是永远的春风。他眼前山路显得宽敞。只是不了的心思冲撞着感情。他脚步渐缓像走在冰上那般小心。心里若飓风卷起海水飞跃在空中,哗然落下被击打成漩涡,进而又结在一起冲激成水丘……儿女再多只能分享母亲的爱,而子女与这种爱相等吗!干枯的山野安置了母亲黄土高原的中原情牵。他心境像平静的海面映出粼粼波光。漫步在空白的世界——回族书法家丁培兴的艺术人生

和笔同尘
那张纯洁的宣纸毫不掩饰一个人的心灵世界如何。中国书画艺术中心创作员是无意中取得,他的笔是严肃的,因为王献之时代并没有书协之类的职务。我为中国电子行业书画协会理事。这并不是艺术高度的效果,母亲去了土院的孤寂像身在远宵。他知道世俗的车马在互相争速。他的笔像木匠用墨斗吐出的绳子,赤裸裸的打出一条直线。内蒙古书画院士,听起来是一种荣耀,他将要像一匹骊色的骏马奔驰在冰雪覆盖的草原上。王羲之没有争取书法家的称号,他的横笔若飞马射箭。落到纸上像没有饱蘸的笔墨轻轻滴刷过,飞速之势锐不可当。他坐闪右挪,上下翻腾,犹燕飞蛇行。他稍喘了一口气,也该让汗珠气化改日再来助兴。李白根本没有现代人的才华横溢,不懂什么主席之类的称呼。他只有被怀素的笔舞得眼花缭乱。“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李白)。一点不像,“左盘右蹙如惊电,壮如楚汉相攻战”(李白)。这种磅礴之势何日能获取呢!他抹了额上的汗,两只腿几个小时若刚起势。他心不烦躁,性子平缓,越写越发现自己不能出贴。他停下笔来,忽而心里又漆一景,中国文联,书协主办的“敦煌杯”国际书画大赛有我的作品入选参赛。能断然是“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 (李白)。他纵然握起笔,身轻如燕,书法入道,功在德行。晋人的美,在韵高千古。古人写来写去没有写出职权,作品流芳千古。2006年8月,他的一副隶书作品由香港国际拍卖中心,沈阳艺海交流中心举办的第九届当代实力派书画家作品参赛中入选,并在沈阳国际艺博会上参展。这并不是成功的展示,只能是比较性的认识自己。他没有放弃苦练,握起笔势如枪剑对阵。“醉中拂剑光射月,往往悲歌独流涕。”放翁的诗句忽而又使他铺开了一张纸。茫茫之外还是茫茫一片。你看他的笔飞驰,实笔写得山岳巍峨,虚笔写得江河奔涌,写得大海平静而颇有神韵,写得黄土高原波澜壮阔,世俗被一笔带去。
风雨翰墨,写得满屋清寒,朋友远疏,恐怕墨星飞扬落在他们细嫩的白肤上。然而,浓墨飞溅并没有带走贫贱之交,一对恋情,忠贞不渝,居然一线系牵。
他在书道上不但立于法则,且不固守。他使这份爱继续求索。真始与隶,八法起源,侧法落成,并不满意,勒法意到功缺。他放下笔,精研细敲,书法之根基,实事真体用墨。帑法想是简单,功力藏在其中。趯法最难动笔,用力不均,笔下很难成形。他放下笔长吁一声。人生难做的是真。这每一字必须是心的功力,真的全意。
“策”法讲究“顿锋落笔,向右提笔疾上。蓄劲于收笔。”这虽是简易,势态难取。
“掠”法是说弧线一条,但必须“飞燕掠檐而行”。自己“下引左行”远远不够。
“啄”法以疾利为长。“磔”法,突出了技巧和功力。
这些法则要功力丰满,技巧圆熟,要达到心境无我方可取得。自己苦练几十年,藏锋不力,反锋不够,逆锋、中锋依落为亏。
他对我说,我“断木”欠缺,“钉头”、“散尾”总是不能满意。无论“曹全碑”或“乙瑛碑”……无论谁家的横笔,“起笔蚕头,收笔燕尾”是折腾人的,何谈成家。
先生和我说到这儿一脸严肃:事物失去了真就失去了美。书法艺术也然。“王羲之平生致力于书法的真界,二十七年时间偏攻“永”字,悟成八法之势,能通一切字也,从钟繇,王羲之传授所用。为百家法祖,墨道之最”。归结为智永的永字八法。八法起源于隶书之始。中国的大西北是高山之最。有些常年积雪的山峰,冰清玉洁。其实,空白是真力造诣,为自然妙境。
艺术作品是心灵的坦露。与人格和修养是分不开的。艺术家的人生境界有多高,他的作品内容就有多好。他的灵魂有多美,他的作品就有多美。希腊哲学家普罗汀诺斯说:“没有眼睛能看见日光,假使他不是日光性的,没有心灵能看见美,假使他自己不是美的。你若想观照神与美,先要你自己似神而美”。
人尘凡事难免他人生路上的磕磕绊绊,他没有流落于世俗的困扰。他的笔寒来暑往,与风同起,与雪花同舞,岁月不觉从纸上逝去。墨池似海,与行家比较,他自怨自艾,原来筋骨血肉丰满,仅仅是基本功。学海无涯,几十年的爱好还站在书法世界的边沿。不为功名而书写才有建树。书缘与心源,只有正本清源方能成大境。为欲望而为,终落为平笔。
纵观他的隶风,通篇若故宫的建筑格局,分别赏析,其内的房屋、殿宇、楼台亭阁,分布细密有致,可为匠心独具。给人感觉风韵高古、清雅、纯朴,学问气浓,富有创造力。
书法造诣立于功法,功法以气韵为帅,思想为生命力,黑白之间,毫不掩饰“小我”自觉意识的流向。
他的时空感觉蕴含在线条中,宇宙创化气脉流动在空白之处。因此他的作品看似功法严谨,实则是释放自己。
若用心细赏,不同的物象动态表达出不同的情境。如意写“天山”,使读者感觉、视觉中,“雪峰高耸入云端”,山突出了清雅明丽的风姿。如果写“峨眉山”,“山”有动像之变,一派清秀风光跃然于纸上。写李白的《静夜思》就要写的恬淡些,他若写古人的某一首诗,根据不同意境用笔使墨。这种书法成为他独特的艺术风格。物像情境、意境、意向自然有机的融为一体。在空白之处肃然拂扬起“我”的“自在意程”。他不懈追求,笔下物像动态鲜明,意向清晰。韵、法、意、态颇有生机,构成富有活力的生命体。具有时空转换的内涵,时空观与时空交叉运用自然。
他的大草、小草意到而笔不随意。音乐旋律、武术器械演化之势、舞蹈翩然之像,是先生书法的造诣,形成飘逸、空灵、清雅的艺术风格。
近几年来,他的书法作品在一些大型文艺交流、学术研讨活动中,普遍认为有独创性。陕西师范大学王国强教授、马强认为富有创造力。中央民族大学李佩伦教授、北京大学著名学者沙宗平评价,尊古而不拘泥于古。南京大学季方桐教授称其开拓了一代新风。西北民族大学马富元教授评价他的作品为全新的感觉,独树一帜。一些专家将他的书画作为范例,给爱好书法的大学生推荐为课外读物。因他使用繁体字书写,他的作品在港澳台地区被视为艺术珍品收藏,在东南亚反响很大。西亚、欧洲华人称他的作品为别具一格。特别称他的隶书是别立新宗。但是,丁培兴先生认为自己有限的岁月仍然是他的学生时代。
2009年前后他在西安曾任一家民族文化刊物的主编。
2012年他旅居西安。
后 记
2013年7月的一天,古城西安解放路大街上,他步子沉健径直向前。熟悉的人知道他的走向是书店,或者书法展处……他的心随着意动富有节奏,勾勒着书境,脑子不能安闲。在那少年的梦里飞动着理想的翅膀。他无视于七彩斑斓的人流。也不觉红日那火热的感情。“雄心壮志不断丰富着你青年的梦境,人间的奢望牵动着你无限追求”。书道之行总像常常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只有做到百折不挠才有进步。他环顾了远物近景。心情平静,多少个数系能安置一颗欲无休止的心。这样的数字很难觅得。英明没有留下有限的生命,功名利禄为世俗的荣耀。他睇目不息的人流,心里轻波泛起。争材比势是人类的只争朝夕,争权谋势是一种人的朝思暮想。人类世界并没有铜墙铁壁。他的心忽而像蓝天下的晴空,一无所有。岁月是一座舞台,人生如戏,时光倏然会粉碎你的拥有。日头的情是灼热的,他的心是安静的,无限的时空再说服人类。他朝前走心不由自主,人生所谓的“我”是否真实的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世界……
注:①擖(ye)畚箕前伸出的部分,也引申为舞蹈的一种动作。
②鶣  票鸟 (音piao)燕居(今可作翩飘)鸟飞轻快的样子。
③拉 才沓 ( 音  ta)鹄惊:飞跃时的疾速又象惊弓的鹄鸟。
引用东汉傅毅《舞赋》几段文章,原意描写舞蹈形态洒脱,风格优美。
(作者马有常,甘肃平凉人,回族,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文艺批评家)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halal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10月10日03:45:07
王鲁湘|李可染的水墨艺术:东方既白 书画

王鲁湘|李可染的水墨艺术:东方既白

李可染,中国近代杰出的画家、诗人,画家齐白石的弟子。四十三岁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四十九岁为变革山水画,行程数万里旅行写生。七十二岁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晚年用笔趋于老辣。擅长画山水...
谭延闿,民国“颜体楷书”第一人 书画

谭延闿,民国“颜体楷书”第一人

颜体楷书,唐末著名唐楷书法家颜真卿所创,千百年来,一直是古今书法爱好者取法的经典,对后世的书风影响极大。大家都知道清朝钱沣学颜体楷书最得其神,点画之间颇具颜真卿的宏大气象。那么继钱沣之后,临习颜体楷书...
吴洪亮|木刻是黄永玉艺术的根 书画

吴洪亮|木刻是黄永玉艺术的根

木刻是黄永玉先生艺术的根,是他视觉体系中的压舱石,对其所具有的丰富性与重要性,我们与公众一样了解得并不多,而北京画院的研究一贯强调要“熟中生、寻根本、求新意”。我们一直希望通过更多的深入的研究,带给公...
林散之《许瑶诗论怀素草书》书法欣赏 书画

林散之《许瑶诗论怀素草书》书法欣赏

林散之(1898—1989),草圣。字散之,号三痴,别号散耳、江上老人。“诗书画三绝”,尤其草书,饮誉世界,被称为“草圣”。林散之祖籍安徽和县,生于南京江浦。曾任江浦县副县长、南京市政协常委、全国政协...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