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蕾|从高丽文献看元代的回回人

halal
halal
halal
285
文章
2
评论
2019年7月14日18:29:14
评论
1,559 6791字阅读22分38秒

喜蕾|从高丽文献看元代的回回人

 

元代是中韩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个特殊时期 ,也是回回民族形成的重要时期 。随着蒙古贵族的西征和东征 , 13世纪欧亚大陆的人群流动空前活跃 。东 、西方不同的文化价值观被迁徙的人群带入了新的地区,与当地的民族文化相互碰撞, 相互融合, 进而形成了新的民族文化 。回回民族就是在元代中外民族文化交流 、交融中形成并发展起来的新族群 ,而且 ,其文化影响当时已波及域外 。元代的高丽史籍对此就有记载。

一 、元代高丽史籍对回回族群记载丰富的历史背景

元代高丽文献中关于回回人的记载十分丰富 ,这些史料承载了较多的回回族群的文化信息 。元代高丽史籍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特色 ,主要应从几个方面去认识:

首先,不平等国家宗属关系的影响。在 13 -14世纪,蒙元帝国凭借着政治、军事强权, 与高丽王国建立起一种深层次 、本质化的不平等的国家宗属关系。大批蒙元官员 、使臣 、军人凭借着不平等国家控制关系进入高丽国 ,势力极大 ,直接影响高丽政局。在这种特殊政治背景下 ,高丽史籍对宗主国政治 、军事 、文化的记录都关系到国家宗属关系和政治态度。因此, 对来自蒙元帝国人员的记录也较以往任何一个朝代的史籍记录更加翔实、准确 、细致 。例如:

( 高丽忠烈王六年), 遣大将军张舜龙等献李仁椿女于元, 仍令求买公主珍珠衣。 [1]

( 高丽忠宣王二年) 以闵甫为平壤府尹兼存抚使。甫, 回回人也。[2]

张舜龙、闵甫等回回贵族都是以蒙元统治者代理人或受蒙元统治者信任的特权阶级的身份, 凭借着蒙古最高统治者的力量, 利用蒙元帝国与高丽王国之间的不平等国家关系, 进而成为高丽政治舞台上具有特殊影响力的重要人物, 权势炙手可热, 显赫一时。正因为如此, 高丽王国的历史文献才会如此重视他们。

其次 ,人员交往密切的影响 。元朝与高丽王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命名得当时中国与朝鲜半岛交往空前密切。随着边界的开放和政治、经济 、文化活动的展开,不仅官方人员的往来十分频繁 ,民间交往也很活跃 。这使得高丽人对于蒙元帝国的情况相对熟悉, 有的回回文人与高丽名士甚至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每向琼林忆醉归 , 赐花春暖影离离。别来更觉交情厚,老去安知世事非。驽钝尚惭怀栈豆, 鹏飞谁复顾藩篱 。请君莫笑东夷陋 , 海上三山耸翠微 。[3]

这首 《寄元朝同年马彦翚承旨兼柬傅子通学士 》 ,是高丽诗人李仁复写给元朝名士马彦翚的一首诗 。马彦翚是元末著名的回回诗人 ,由进士进身为官 , 在元朝政坛和文坛上都有一定的影响 。从这首诗中 ,不难看出李仁复同马彦翚之间交往的密切和感情的深厚 , 客观地反映了两国文人之间的民间交往 ,也折射出元代回回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及其高深的汉学修养 。独特的历史背景使得元代高丽史籍汇集了较多的回回人的史料。

其三 ,元朝民族等级制度的影响 , 使高丽史籍对于族群记载产生了特殊需求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全国性政权 ,元朝统治者实行严酷的民族等级制度 , 把元朝的国民分为四等 : 第一等级蒙古人 , 第二等级色目人 ,第三等级汉人 ,第四等级南人 。国家以法律的形式对民族等级制度加以保护 ,明确规定 ,不同等级的民族在政治经济权利 、社会地位 、法律责任等方面都不相同 。在元代 , 一个人出身的族群与其社会身份直接相关 。正由此 , 高丽史籍上就出现了一个以往从没有过的特殊文化现象 : 着力记录来自蒙元帝国人员的所属族群 。回回人属于第二等级的色目人 ,仅次于蒙古人 ,与属于第三等级的高丽人相比 ,更得到元朝蒙古贵族的信任与庇护 ,可以直接参与和服务于元朝的政治统治 , 因而被着意记载。

其四 ,蒙古公主的政治影响 。蒙元帝国与高丽国王建立持续的联姻关系 , 是元代一个特殊的政治现象 。元代先后共有 8位蒙古公主成为高丽王妃或沈王妃 ,因此 , 高丽国又有 “驸马国 ”之称 。蒙古公主下嫁高丽国王 ,是两国关系的一种定制 ,也是元朝控制高丽的政治手段 ,公主虽为王妃 ,却凌驾于国王之上 , 直接插手高丽政治 。在高丽的蒙古贵族以及公主的亲信随从在高丽政坛上呼风唤雨 ,甚至废立高丽王 ,政治影响力远远超越其现实身份 。这些人物或者出身蒙古人 ,或者出身于色目人 ,其中也有回回人 ,这也使得有关其记载较为丰富 。

 

喜蕾|从高丽文献看元代的回回人

二 、元代高丽史籍记载的回回族群

首先 , 高丽史籍中记载的回回人全部来自元朝并且中国化程度较深 , 反映了回回人作为一个中国族群被高丽人所认识的事实 。元代 ,一些回回人在高丽政坛上非常活跃 , 对高丽国的社会 、政治产生了影响 , 成为高丽史上的著名人物 , 高丽史籍对其族源 、族别记载十分明确 。张舜龙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位。

张舜龙 , 本回回人, 初名三哥。父卿事元世祖 ,为必阇赤。舜龙以齐国公主怯伶口来,授郎将……改今姓名。

张舜龙在高丽元宗十五年以忽必烈亲女安平公主“怯怜口 ”身份入居高丽 , 在定居高丽的 24年内 ,从郎将起家 , 步步高升 , 先后任将军 ( 高丽元宗十五年 、元至元十一年 ) 、宣武将军 、镇边管军 、总管征东行中书省都镇抚 ( 高丽忠烈王七年 、元至元十八年 ) 、大将军 ( 高丽忠烈王十五年 、元至元二十六年 ) 、副同知密直司事 ( 高丽忠烈王十八年 、元至元二十九年 ) 、同知密直司事 ( 高丽忠烈王二十年 、元至元三十一年 ) , 最后在佥议参理任上去世(高丽忠烈王二十三年 、元成宗大德元年 ) 。从 21岁跟随安平公主入居高丽到 44岁没世 , 张舜龙一生的政治事业几乎都写在了高丽史册中 ,在 《高丽史 》 、《高丽史节要 》等史籍中 , 多次明确记载了他参加或主持的各种政治活动 。张舜龙是元初高丽政坛上的重要人物 , 《高丽史 》中专列有 《张舜龙传 》。他以宗主国代言人尤其是蒙古公主亲信的身份 , 在高丽政坛上活动 20余年 ,发挥过独特影响 , 是回回民族早期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 。
闵甫是从元朝入居高丽并活跃在高丽政坛上的又一位有影响的回回人 。( 高丽忠宣王二年 ) 以闵甫为平壤府尹兼存抚使 。 甫 , 回回人也 。 [ 2 ]
( 高丽忠烈王二十五年 ) 九月 , 遣将军闵甫如元献鹞 。 [ 1]
( 高丽忠烈王二十九年 ) 秋七月朔 , 遣大将军闵甫如元献鹞鹘 。 [ 1]
在高丽忠烈王时期 ,闵甫先后担任过将军 、大将军之职 ; 在忠宣王时期 , 则任平壤府尹兼存抚使 , 位显权重 。其次 ,在高丽史籍中 ,回回人被与其他色目人如 “回骨 ”等民族明确区别开来 , 从域外史料的角度侧面支持了元代回回人作为一个族群被社会认同的推论 。
卢英瑞 , 忠惠宠臣也 。 尝从王如元 , 舍于回回家 , 窃其妻 , 杖之 , 遣还 。 [ 2 ]
( 高丽忠惠王七年) 译语郎将全允藏还自元。 处前王以世子入朝, 丞相燕帖木儿见之大悦, 视犹己子。 因大行王辞位, 奏帝锡王命。 时太保伯颜恶燕帖木儿专权, 待前王以不礼。 大行王复位前, 王宿卫于元, 时燕帖木儿已死, 伯颜待前王益薄。 前王与燕帖木儿子弟及回骨子弟饮酒为谑, 因爱一回骨女, 或不上宿卫。 伯颜益恶之, 目曰: “拨皮!”拨皮者, 豪侠者之称。[ 1]
偰逊, 初名百僚逊, 回鹘人。 以世居偰辇河, 因以偰为姓。[ 2]
《高丽史 》、《高丽史节要 》中对 “回回 ” 、“回骨 ”、“回鹘”等称谓进行了明确区分 ,一方面说明高丽史家治史严谨细密 , 另一方面也说明元代的高丽人已经把这些同属色目等级的人们共同体进行了具体划分。元高丽史籍对 “回回 ”的明确记载以及同 “回骨 ”、“回鹘 ”等民族名称的区别, 同元朝史籍记载一致,从域外文献的角度说明, 元代回回人作为一个独特的族群不仅被元人承认 、熟知 ,而且还被境外的高丽国所接受。其三,大量高丽史籍记载证明, 元代高丽国存在着数量众多的回回人 , 他们被认为同属于一个民族群体。
进入高丽王国取得较高社会地位并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元代回回人不在少数, 同时 ,还有大量史籍没有明确记载其身世、官位的回回人 ,这些人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 :
一类是处于上层社会的回回人。如:
庚子, 诸回回宴王于新殿。[ 2]
( 高丽忠烈王六年) 大将军印侯、将军高天伯与塔纳还自元。 塔纳至岜岭站瓮津等数县, 富供昼食,有人告塔纳曰: “吾邑之民, 尽隶鹰坊, 孑遗贫民, 何以供亿。 欲还朱记于国家, 俟死而已。”塔纳来责宰相曰: “东民独非天子之赤子乎? 困苦至此而不知恤! 朝廷驰一使以问, 何辞以对?”宰相白王, 请去鹰坊之弊。 王怒, 欲请回回之见信于帝者, 以来分管诸道鹰坊, 抑令宰相不敢复言。 赵仁规力谏, 而公主亦言不可, 乃止。[ 2]
鹰坊, 忠烈王九年置鹰坊都监。 三十四年, 忠宣定鹰坊使二人, 从三品, 副使二人, 从四品, 判官二人, 从五品, 录事二人, 权物。 忠宣王元年罢之, 后复置。 忠穆王初即位, 罢之, 以土田奴婢还本处。 恭愍王二十年, 设鹰坊, 其饲养者名曰 “时波赤”, 定四品,去官。[ 2]
“诸回回宴王 ”的记载说明高丽王国的回回官员为数众多,否则不可能有 “诸回回 ”之说 ; 而且 ,这些回回人具有相当高的身份和地位, 能同高丽国王一起饮宴; 前面提到的张舜龙、闵甫等人都属于这一类人的典型代表。设 “鹰坊 ”一职的记载也同样说明了元代在高丽的回回人的权势和人数:忠烈王“欲请回回之见信于帝者,以来分管诸道鹰坊”, 一方面说明他想依靠元朝皇帝和享受优越民族待遇的回回族群的势力压制反对意见, 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回回人的官员人数众多,否则无法 “分管诸道鹰坊”。
第二类回回人是广大中下层回回人 。除了位于高丽上层社会的回回人外, 在高丽平民社会中也生活着一定数量的普通回回人 。元朝派驻高丽的探马赤军中的回回人, 高丽民谣中所歌咏的回
回商人, 都属于这一类。再如 :堣如金鼻回回家, 索其女不得, 赐回回子鞍马,令编发侍从。 后又取其女, 女著男服随之。 [ 2]高丽国王亲自前往 “金鼻回回家 ”索要其女, 还亲“赐回回子鞍马, 令编发侍从 ”, 说明 “金鼻回回 ”是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物 。然而, 对 “金鼻回回”的记载无姓名, 显然他没有担任重要官职。理由很简单 ,如果是高级回回官员与国王联姻 ,对于高丽国王亲自前往索要其女的行为, 高丽史籍是不可能略去其官位和姓氏的 。其四, 高丽史籍对回回人的某些文化特征也有具体记载或表现 :
积极吸收汉族文化, 实现伊斯兰教同中国文化的水乳交融 ,是回回民族的主要文化特征 ; 长于手工业、商业和农业 ,则是回回民族的主要经济特征。这些也体现在高丽文献记载之中 :
( 高丽忠烈王二年) 闰月丁酉, 元遣林惟干及回回阿室迷里来采珠于耽罗。 ……壬申, 林惟干采珠耽罗不得, 乃取民所藏百余枚还元。 [ 2]
( 高丽忠烈王十三年) 遣将军张舜龙等献李仁椿女于元, 求买公主珍珠衣。 [ 2]
阿室迷里和张舜龙都是有官职的回回人, 前者职务是奉元朝政府之命到高丽采买珍珠, 后者则是奉高丽国王之命入元为安平公主采买珍珠衣。元代回回人擅长经商 , 善识宝物, 担当此任, 是用其所长 , 正是合适的人选。另外, 在高丽民谣中, 也有关于“蕃客”即回回商人的记载 , 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回回人善于经商的民族经济特征。
( 高丽忠烈王六年) 大将军印侯、将军高天伯与塔纳还自元。 塔纳至岜岭站瓮津等数县, 富供昼食,有人告塔纳曰: “吾邑之民, 尽隶鹰坊, 孑遗贫民, 何以供亿 。 欲还朱记于国家 , 俟死而已 。”塔纳来责宰相曰 : “东民独非天子之赤子乎 ? 困苦至此而不知恤 ! 朝廷驰一使以问 , 何辞以对 ?”宰相白王 , 请去鹰坊之弊 。 王怒 , 欲请回回之见信于帝者 , 以来分管诸道鹰坊 , 抑令宰相不敢复言 。 赵仁规力谏 , 而公主亦言不可 , 乃止 。[ 2]

( 高丽忠烈王二十五年 ) 九月 , 遣将军闵甫如元献鹞 。[ 1]
( 高丽忠烈王二十九年 ) 秋七月朔 , 遣大将军闵甫如元献鹞鹘 。[ 1]
善于豢养 、使用 、赏玩猛禽是西亚 、中亚等民族历史悠久的习俗 , 也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波斯人的特长之一 。至今 ,仍有不少西亚 、中亚国家的人们保持着这一古老的传统 。高丽国王 “欲请回回之见信于帝者 , 以来分管诸道鹰坊 ”、两度派回回人闵甫入元献 “鹞鹘 ”等记载说明 , 回回人的这一特长不仅为高丽人所知晓 , 而且被高丽统治者作为一种政治手段加以充分利用 。
戊午 , 元遣蛮子海牙来 , 帝敕禁郡国舍匿亡军 、回回恣行屠宰 。[ 2]
回回人信奉伊斯兰教 , 食用的牛羊等肉食品必须按照教义规定的方式进行屠宰 、加工 , 否则不能食用 。为此 ,曾与元朝政府发生过尖锐的冲突 。 《蒙兀儿史记 》卷八 《忽必烈可汗纪 》载 : “巴里黑贡海青 ,其使摩诃末教徒所过贡以食羊非手刲 ( 《元史·世祖纪 》作 “非自杀 ”) 者不食 , 驿人苦之 。汗闻 , 曰 : `彼吾奴也 , 饮食敢不从吾国俗也 !' 禁之 。”元世祖忽必烈一度颁布命令 , 强迫回回人食用蒙古人传统方式屠宰加工的牛羊肉食品 ,企图改变回回人的文化信仰和生活习俗 ,遭到回回人的强烈反对和抵制 ,最终 ,元朝政府不得不取消禁令 。高丽史籍中这段关于元朝皇帝关于 “回回恣行屠宰 ”的记载 , 就是当时文化冲突的真实表现 。元朝政府把有关政令推广到高丽国 , 《高丽史 》将其记入史册 ,恰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入居高丽的回回人的饮食文化特征 。
舜龙与印侯 、车信争权 , 竟为奢靡 。 起第宅极侈丽 , 以瓦砾筑外垣 , 状花草以为文 , 时称张家墙 。[ 2]
伊斯兰教反对偶像崇拜 , 清真寺及重要建筑的修饰多用花草图案 ,从不用中国民间常见的人物 、动物图形 。作为回回人的张舜龙非常鲜明地将这种伊斯兰教宗教文化特点在自家的建筑物中表现出来 ,正符合了回回人的民族文化特征 。当时高丽人对于伊斯兰教文化了解不够 , 所以对这种文化特征感到新奇 ,特意加以明确记载 。
堣如金鼻回回家 , 索其女不得 , 赐回回子鞍马 ,令编发侍从 。 后又取其女 , 女著男服随之 。 [ 2]
《高丽史 》对于 “金鼻回回 ”的记载 , 无论是“编发侍从 ”的回回男孩 ,还是 “著男服随之 ”的回回女子都作了细腻的描述 , “金鼻回回 ”一语 , 更明确写出在高丽的回回人与高丽人在体貌 、衣著 、服饰等方面的不同特征 。回回人在与中国汉族文化融合的过程中 , 放弃中亚 、西亚地区的命名习惯 , 取中国式的姓名 ,是回回人实现中土化的特征之一 。张舜龙的取名过程 ,就十分典型 :
( 高丽忠烈王三年 ) “赐公主怯怜口等姓名 。 忽剌歹为印侯 , 三哥为张舜龙 , 车忽歹为车信 , 职皆将军 。” [ 1]
其五 、高丽史籍还对元朝的回回人做了比较明确的记载 。
高丽史籍所记载的元朝回回人或者同高丽国发生过某种联系 ,或者对高丽国产生过某种程度的影响 。但是 ,在高丽史家及文人笔下 , 他们的族群归属被记录 ,在另一个侧面证明了元代回回人的客观存在及他们的社会政治地位与影响 。
1.出使高丽的使者 。
( 高丽忠烈王十九年 ) 元遣万户洪波豆儿来管选船宝钱库 , 副使瞻思丁管军粮 , 将复征日本 。[ 2]
( 高丽忠烈王十九年 ) 元遣直省舍人撒八儿秃 ,工部侍郎迷里火者来颁敕 。[ 2]
副使 “瞻思丁 ”和工部侍郎 “迷里火者 ”, 二者均为在元朝为官的回回人 。 《东里文集 》载 : “西域人多名丁 , 既入中国 , 因以为姓 。”“丁姓大部分是来自先祖经名的尾音 `迪尼 ' ( d i n j ) , 按汉语发音则可读或译为 `丁 ' 。因 `迪尼 ' 为阿拉伯文 `宗教信仰 ' 的意思 , 古穆斯林好取与之有关的名字 。如`安拉 ·迪尼 ' ( 旧译为 `阿老丁 ' ) 意为 `真主的宗教 ' , `舍木颂 ·迪尼 ' ( 旧译为 `瞻思丁 ' ) 意为`宗教的太阳 ' 。” “火者 ' , 原意为显著和富有 , 后来演变为尊贵 , 故采用此回回名者颇多 。”[ 4] 他们以大元使者的身份出使高丽 , 同高丽发生了直接联系 ,因而高丽史籍中有了明确的记载 。
2.联姻关系 。
同蒙古贵族一样 , 在元回回人与高丽之间也存在着长期的联姻关系 。元朝与高丽交往的近百年历史中 ,伴随着元代高丽贡女制度的确立与发展 , 大批高丽女子被高丽王国进献给蒙元帝国 , 分配给蒙古 、色目贵族作妻妾 、侍姬 。在元代政治舞台上拥有重要位置的回回人随之成为与高丽联姻的民族群体之一 。
( 高丽忠烈王六年 ) 遣中郎将简有之如元 。 平章阿哈马求美女 。 弘圆寺真殿直张仁迥请以其女行 。有之押去 , 于是除仁迥郎将 , 时人讥其卖女得官 。 阿哈马以其非名族 , 不受 。[ 2]
( 高丽忠烈王六年 ) 以总郎金垣 、将军赵允揆女归阿哈马 。[ 2]
元世祖权臣 、回回人阿哈马虽然没到过高丽 , 却因向高丽国索要美女及接纳高丽进献美女而被载入《高丽史 》。元朝丞相康里脱脱 、江浙平章乌马儿也因聘娶高丽女而见载于高丽史册 :
( 高丽忠宣王二年 ) 夏五月 , 元丞相脱脱遣使来求阉人 、童女 。[ 1]
( 高丽贞肃公 赵仁规次女 )适江浙平章 乌马儿 。[ 5]
借助元王朝与高丽王国之间不平等的国家宗属关系以及蒙古统治者的不平等民族政策 ,大批回回人以其特殊民族身份进入高丽王国 ,取得政治 、经济特权 ,成为高丽王国一个具有民族特征的特殊群体 ,其民族性因而被高丽王国的史家所认识和强调 。
综上所述 , 高丽史籍中关于回回人的记载虽然没有元朝史籍的记载丰富详赡 , 但它所涉及的关于元朝时期回回人的情况准确 、全面 , 而且数量可观 ,因而成为元代中韩文化交流史研究中的一个独特内容 。元代高丽史籍的记载中对于回回人的民族属性给予的特殊关注 , 也以域外文献的角度直接或间接地支持了元代回回民族业已存在的推论。

参考文献:

[1] ( 朝鲜 ) 郑麟趾.高丽史节要[M].韩国东国文化社,1961.

[2] ( 朝鲜 ) 郑麟趾 . 高丽史 [ M] . 台北 : 文史哲出版社 , 1972.
[ 3]东文选 [ C ] . 民族文化促进会 , 1977.
[ 4]魏德新 . 中国回族姓氏溯源 [ M] . 乌鲁木齐 : 新疆大学出版社 , 1998.
[ 5] ( 高丽 ) 李毂 . 贞肃公祠堂记 [ A] . 东文选 [ C ] . 民族文化促进会 , 1977.
作者简介: 喜 蕾( 1963-) , 女, 蒙古族, 内蒙古赤峰市人, 北京联合大学人文社科部, 副教授。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halal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7月14日18:29:14
北京四合院史话及建筑特色 史料

北京四合院史话及建筑特色

北京四合院源于元代院落式民居。元建大都城时,街巷横平竖直,大街阔24步,小街阔12步,以皇城内宫殿、园囿为核心,排列着一条条小巷,这些小巷就是胡同。北京的胡同多是东西走向,这也是元代开始奠基的。元代为...
宫梓铭|故宫御窑瓷器展中的伊斯兰文化密码 史料

宫梓铭|故宫御窑瓷器展中的伊斯兰文化密码

故宫斋宫正在举办“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弘治、正德瓷器对比展”,本意是将景德镇出土的御窑瓷器落选品,与故宫收藏的正品进行对比展示,为观众提供一个了解欣赏明代标准器的机会。 但这个展览其实...
中国唯一和长城同时建造的清真寺 史料

中国唯一和长城同时建造的清真寺

门楼和邦克台 天镇县袁家皂村是大同市四个回族聚居村之一。位于阳高县与天镇县、河北省阳原县交界处的“深山老林”中,西北距阳高县城30多公里,正西距大同市区60多公里。村庄建于白登山南麓,桑干河北坡,呈低...
世界第八大奇迹 秦始皇兵马俑 史料

世界第八大奇迹 秦始皇兵马俑

兵马俑,即秦始皇兵马俑,亦简称秦俑,第一批中国世界遗产,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秦始皇陵以东1.5千米处的兵马俑坑内。 《史记》载:秦始皇陵由丞相李斯依惯例开始主持规划设计,大将章邯监工,修筑时间长达...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